<track id="tv7ph"><big id="tv7ph"></big></track>
    <track id="tv7ph"><th id="tv7ph"><progress id="tv7ph"></progress></th></track>

        <track id="tv7ph"><big id="tv7ph"></big></track>

          <em id="tv7ph"><progress id="tv7ph"><progress id="tv7ph"></progress></progress></em>

          <noframes id="tv7ph"><big id="tv7ph"><progress id="tv7ph"></progress></big>

            <noframes id="tv7ph"><thead id="tv7ph"></thead>

              <noframes id="tv7ph"><progress id="tv7ph"><form id="tv7ph"></form></progress>

              深圳口述史|厲偉:做創新創業的推動者

              來源:深圳晚報 發布時間:2021-08-24

              口述時間:2021年8月10日

              口述地點:深圳市國際創新中心 C座

              厲偉

              1963年生于北京,畢業于北京大學,先后獲理學學士、經濟學碩士、北大光華管理學院 EMBA學位,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特約教授,松禾資本創始合伙人,深圳松禾創業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深圳松禾成長關愛基金會理事長。

              厲偉:做創新創業的推動者

              伴隨著改革開放,我從北京來到深圳,從這里開啟了我的另一番人生。在深圳,我從零起步,創立了深圳松禾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專注于創新技術投資。幾十年間,我的事業能夠不斷攀登高峰,得益于中國的改革開放和深圳這座城市。"來了就是深圳人"的包容理念讓尋夢人能夠大展拳腳,不斷推陳出新的改革舉措促進民營經濟蓬勃發展,自由寬松的環境為逐夢者鋪就了一條前景廣闊的金光大道。作為深圳的一分子,我們自當永葆初心,將企業做得更加專業,更加有溫度,為推動深圳乃至中國的科技創新創業、社會文明建設以及人民共同富裕貢獻一份力量。

              身處其中的我,與深圳共經歷共成長,也接受著歷史洪流中的每一次驚喜。

              抓住歷史的機會

              從北京來到深圳

              我出生于北京,在那度過了我的求學時光。中學時,社會上流傳著一句話:"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加上自己化學成績不錯,我順利考進了北京大學化學系。

              在四年的學習中,我逐漸發現化學并非自己興趣和專長,我更喜歡經濟學。這興許得益于父親的熏陶。父親是一名經濟學教授,在我成長的時光里,父親談話間流露出的經濟學原理,無時無刻不在影響我。

              大學畢業三年后,我考入北大經濟學院繼續研究生的深造。上世紀80年代,整個國家都處于百廢待興的階段,北大人思想解放、思維活躍,大家很少討論個人的未來,更關注國家民族的前途,都在為中國怎樣發展,中華民族如何振興進行熱烈的討論和深入思考。我也始終同北大人一樣,關注國家未來,特別是經濟體制改革的發展方向。在讀研期間,我曾寫過一篇論文,題目是《論投資與投機》,論述了股票投資與投機的辯證關系。所謂投機就是抓住機會,只要投機不過度,對股票市場就是有促進作用的。

              事實上,我抓住了人生的機會。

              1991年初,我研究生畢業。彼時,全國人民都在期盼進一步改革開放,作為改革開放的試驗田,深圳經濟特區自然率先前行。1991年8月,我帶著向往和憧憬,只身來到深圳。

              1992年初,鄧小平視察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并發表重要談話,從理論上回答了一系列關于中國改革發展的重大認識問題,把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推向了新的發展階段。這也讓深圳在后來的幾十年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身處其中的我,與深圳共經歷共成長,也接受著歷史洪流中的每一次驚喜。

              參與股市改革

              進行風險投資

              來到深圳,我就挖掘了人生第一桶金——炒股票。

              我剛到深圳時,深圳證券交易所的股票指數只有40多點,全深圳掀起了一波炒股熱,我參與其中,很快賺到了第一筆錢。

              做了一段時間炒股自由職業者后,我深感自己缺乏在大公司工作的經驗,這對日后創辦公司很不利。思慮之下,我選擇去中國寶安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安集團")工作。

              在寶安集團工作期間,我參與了一系列股市的創新,設計了中國內地證券市場第一張可換股債券和第一張中長期認股權證方案,策劃操作了中國內地證券市場第一起上市公司收購案,設計了中國內地證券市場第一次股票上網發行方案。我們能夠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除了寶安集團同事團結一致的努力,還離不開中國人民銀行、證券管理部門及深圳市政府的大力支持。

              經過幾年的鍛煉和積累,1996年底,我離開寶安集團,加入我妻子創立的公司,重點轉向風險投資。

              1999年,深交所"二板市場"開始籌劃,希望推動具有高成長潛力的高科技企業上市。整個中國資本市場期待著其盡快落地,為科技創業帶來春天,深創投等一批本土科技創業投資機構應運而生。

              在這股風潮之下,深港產學研基地找到我,希望我們組建一家創業投資公司。我們自籌全部資金,自主運營,創立深港產學研創業投資公司,開始科技投資之路的探索。

              我們關注硬科技,是結合自己的實際,根據自己的知識范圍所作出的選擇。

              經歷摸爬滾打

              重新調整方向

              在早期階段,我們利用自有資金進行科技領域的股權投資,投資的第一個項目是指紋識別領域。

              雖然指紋識別到今天已經非常普遍了,但在那時屬于前沿科技。每個人的指紋都獨一無二,指紋的辨別需要光學設備,我們第一個投資就是一間全球最先進的光學設備公司。然而由于市場不夠成熟,我們經驗也不足,這個投資不成功,最終折價賣給了一家上市公司。

              在后來的運營中,因"深港產學研"商號國有色彩明顯,在對接市場時有一些這樣或那樣的要求與規定。于是我們決定創立新的品牌,更加適應市場。

              2007年,我們創立深圳松禾創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簡稱"松禾資本"),使用全新品牌"松禾",開始了新的征程。

              我們第一個投資較為成功的項目是榮信股份,在2000年投資。當時它還是一間非常小的公司,主要從事高壓動態無功率補償裝置(SVC)和智能瓦斯排放器(MABZ)等節能大功率電力電子設備的生產和銷售。經過多年的努力,榮信股份在引進烏克蘭技術的基礎上,自主創新研制了新 SVC技術,逐漸成為行業巨頭。

              2015年,我們投資的另外一家公司夢網科技與榮信股份實現順利重組,重組完成后上市,公司轉型移動互聯網運營支撐業務。我們的投資也因此得到了豐厚的回報。

              錯失良機

              與互聯網擦肩而過

              投資就是投未來。雖然我們取得過不俗的成績,但同樣走過彎路。

              2007年,由于當時一二級市場的高價差,很多投資機構都選擇進行套利投資,選擇被投企業的標準是能否上市,松禾資本也做了嘗試。那時我們投資的領域和區域比較寬泛,一些項目出了問題。從2012年開始,松禾資本反思調整,聚焦投資科技創新產業,著重了解企業的行業地位以及價值鏈內的競爭力。

              經過調整,松禾資本開始了三大聚焦。第一,行業聚焦,盯住人工智能、精準醫療以及新材料突破等行業中的硬科技項目;第二,城市聚焦,重點布局創新氛圍濃厚的中心城市;第三,團隊聚焦,強調行業研究深入、投資盡調到位、投后管理有效。

              我們關注硬科技投資,是結合自己的實際,根據自己的知識范圍所作出的選擇。如果對行業了解不深,就會錯失良機。當年互聯網剛剛興起時,我們沒有花時間研究,嚴重低估了互聯網對我們帶來的影響。我們曾經邀請馬化騰來到公司交流,盛大第一輪融資時也接觸過,然而,因為我們對互聯網不熟悉,所以錯過了那一撥投資。

              現在想來,深感惋惜,但這恰恰是市場給我們的教訓:不學習就會落后,平時不下工夫,機會就會從我們眼前溜走。

              近幾十年,隨著深圳科技創新產業的不斷發展,創投公司在其中起到越來越重要的推動力量。

              堅守華大

              瞄準未來

              華大基因是松禾資本早期的投資企業,也是這么多年一直堅守的企業。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華大基因因參與人類基因組計劃而誕生。2007年,華大基因從北京搬到深圳鹽田區北山工業區的一間舊鞋廠,開始二次創業。汪建老師在那間聲音嘈雜的舊鞋廠里,談到了遠大的目標與夢想——"基因科技造福人類!""基因科技?人類未來發展?"同去的友人覺得他在講故事。但我在汪建老師的眼中看到了未來,我冥冥中覺得,他就是值得我們去追隨的那個人!

              于是我跟汪建老師提出,我們能做點什么?

              汪建老師提議,先從最接近市場的項目開始,我們投資了"克隆豬"項目。中國的優良種豬主要靠進口,而克隆技術能使優良種豬進口數量大幅下降。我們希望將克隆技術與基因測序技術充分結合,實現具有優良性狀生物個體的快速擴繁,大大縮短選育周期,提高育種效率。

              2006年,華大團隊與丹麥科學家聯手奮戰,世界首批"克隆豬"在丹麥誕生。這項技術于2007年底被深圳華大基因研究院引入國內并得到深圳市"雙百計劃"的大力資助。后來因為一些原因,這項技術成果的推廣受到影響,我們把商業化的推進暫停了,但研究還在繼續。

              這個項目的失利并沒有影響到我對華大的信心。華大成立華大股份、華大智造以及華大因源時,我們分別進行了新的投資。我堅定認為華大這些年堅持不懈的努力,對中國乃至人類發展都是功莫大焉的。任何技術的進步都需要科技人員的不斷探索,也需要資本長期的支持和認可。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在前進的道路上,必然有輝煌也有坎坷。在別人輝煌時趨炎附勢,在別人困難時退避三舍,這不符合我們的價值觀。以華大的技術、華大人的拼搏精神和他們的戰略眼光,我相信華大會成為一個偉大的企業。

              雙輪驅動

              解決科技創新企業發展困境

              近幾十年,隨著深圳科技創新產業的不斷發展,創投公司在其中起到越來越重要的推動力量。技術和資本共同組成了驅動科創產業不斷前進的雙輪。

              技術是創新產業發展的根基。如果只有技術,沒有合適的資本幫助其轉化進入市場,這個技術只會束之高閣。資本填補了技術與市場之間的鴻溝,在兩者之間搭建了一座創新創業之橋。

              除了給予資金上的支持,創投公司會在企業發展初期,提出合理化建議,幫助企業實現管理規范化;在企業成長期,則幫助企業組建商業化網絡,加速市場擴張,建立行業地位;在企業成熟期,助力企業打通產業鏈,開展產業并購,提升發展動能。

              許多知名企業,比如谷歌、蘋果、騰訊、美團、邁瑞等背后都有創投機構的身影。一個地區的獨角獸企業數量、高新技術企業數量與該地區的創投機構數量、創業投資活動密切相關。

              現在我國在技術創新上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但在科技創新企業發展中,仍然面臨著一些困境。松禾投資了一批擁有先進技術的科學家和企業,希望他們能夠研發出新的核心技術。雖然我們每一個個體的力量是弱小的,但聚集在一起,終會形成一股合力,推動技術發展和前進,逐步解決當前遇到的問題。

              作為深圳的一分子,我們自當永葆初心,將企業做得更加專業,更加有溫度,為推動深圳乃至中國的科技創新創業、社會文明建設以及人民共同富裕貢獻一份力量。

              成立關愛基金會

              為更多人帶去希望

              除了聚焦科技創新產業投資,我們同時關注公益事業。

              2002年,松禾團隊開始"公益助學貸款"項目,目前已經有上千名學生受益。2010年,深圳市松禾成長關愛基金會成立,這是全國第一家由創業投資企業發起設立的非公募公益基金會。松禾基金會目前開展"飛越彩虹""松禾助學貸""金花呼吸道疾病兒童救助"三個公益項目。

              其中核心公益項目"飛越彩虹",在少數民族聚居地區組建"飛越彩虹民族童聲合唱團",以民族原生態音樂、民族經典歌舞及7~12周歲在校兒童為核心元素,展示我國多元民族文化的陽光、多彩和獨特性。

              "飛越彩虹"是松禾另外一個創始人羅飛的創意。2007年,他帶隊走訪四川等地的民族小學,宣揚傳承多元民族文化的意義。組建民族童聲合唱團的想法得到了當地教育部門和學校的大力歡迎,就在這一年,四川紅原藏族童聲合唱團與四川汶川羌族童聲合唱團誕生了。

              為了激勵少數民族孩子傳承民族文化,我們跟他們說,如果學得好,就請他們去大城市做公益演出。2007年,我們邀請第一批孩子來深圳沙灘音樂節演出,他們的天籟之音,驚艷了深圳人,市民紛紛慷慨解囊資助這些孩子。離開深圳時,孩子們背著大包小包,里面裝的都是市民們捐贈的文具。這個消息很快傳遍了當地,許多孩子都主動來參加合唱團。

              經過十幾年的發展,現在"飛越彩虹"已經擴展到24個民族,建立了三十多個合唱團,受惠的孩子超過5000人次。這支獨一無二的民族音樂力量,正悄悄地改變著當地的小孩,也為更多的人帶來希望和光。

              努力攀登永葆初心

              2020年5月28日,我成功登頂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

              為這一刻,我準備了很多年,從50歲開始,我先后跑過幾十個馬拉松,走過數次百公里比賽,參加過多項極地挑戰賽。從2016年起,我多次來到西藏,從5000米開始,逐步完成6000、7000、8000米等多座山峰的攀登訓練。

              宛如攀登,我的事業也是從零開始,一直努力往上奮進。雖然路途遙遠,中間會遇到很多困難,或許有風暴,或許體力不支,但只要相信自己、相信團隊,認準方向,咬牙堅持,一定會抵達勝利的終點。

              我的事業能夠不斷攀登高峰,得益于改革開放和深圳這座城市。"來了就是深圳人"的包容理念讓尋夢人能夠大展拳腳,不斷推陳出新的改革舉措促進民營經濟蓬勃發展,自由寬松的環境為逐夢者鋪就了一條前景廣闊的金光大道。

              深圳經濟特區建立已40余年,如今這座城市依然保持著銳意進取的狀態,散發著耀眼的光芒。這或許源于深圳不斷反思的精神,時代在不斷地變遷,但只要它保持這種精神,不斷修正,讓創新得以延續,深圳的未來必將更加輝煌。作為深圳的一分子,我們自當永葆初心,將企業做得更加專業,更加有溫度,為推動深圳乃至中國的科技創新創業、社會文明建設以及人民共同富裕貢獻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