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tv7ph"><big id="tv7ph"></big></track>
    <track id="tv7ph"><th id="tv7ph"><progress id="tv7ph"></progress></th></track>

        <track id="tv7ph"><big id="tv7ph"></big></track>

          <em id="tv7ph"><progress id="tv7ph"><progress id="tv7ph"></progress></progress></em>

          <noframes id="tv7ph"><big id="tv7ph"><progress id="tv7ph"></progress></big>

            <noframes id="tv7ph"><thead id="tv7ph"></thead>

              <noframes id="tv7ph"><progress id="tv7ph"><form id="tv7ph"></form></progress>

              深圳口述史 | 宋洋:親歷深圳知識產權從跟跑、并跑到領跑的跨越式發展

              來源:深圳晚報 發布時間:2021-09-01

              口述時間:2021年8月20日

              口述地點:中國(深圳)知識產權保護中心

              宋洋

              1971年出生于吉林通化,本科畢業于吉林通化師范學院,研究生畢業于北京科技大學,先后在深圳市無形資產評估事務所、深圳市知識產權事務中心、深圳市科技局、深圳市知識產權局、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等單位從事與知識產權相關的工作;先后參與了深圳市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十四五知識產權發展規劃制定和實施,國家知識產權示范市,國家知識產權強市的建設等重點工作,見證著深圳知識產權工作的發展與蝶變。

              宋洋:親歷深圳知識產權從跟跑、并跑到領跑的跨越式發展

              深圳是一座有朝氣、有活力的創新城市,我在這里生活、工作了近30年。近30年來,我在深圳知識產權工作平臺上,多次參與了深圳知識產權發展的關鍵工作,是深圳知識產權創造、保護、運用、管理、服務水平跨越式發展名副其實的見證者、參與者和建設者。對此,我深感榮幸和自豪。我會一如既往投身、關注深圳知識產權事業,在中國(深圳)知識產權保護中心主任的崗位上,不改初心,不負韶華,持續奮斗,接力奔跑,為深圳知識產權事業再上新臺階做出新的更大貢獻。

              1993年成立的市無形資產評估事務所,和深圳許多創新型機構一樣,在全國開創了無形資產評估的先河,這是全國首家無形資產評估事務所。

              在深圳與知識產權工作結緣

              我是吉林通化人,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我父母調入深圳工作。我也跟隨父母,在1993年來到深圳,和千千萬萬的深圳人一樣,在這片熱土上奉獻青春、揮灑汗水、追逐夢想。

              我父親來深前任通化建筑設計院的院長,也是一名老共產黨員,對自己要求非常嚴格。剛來深圳的時候,我父母住在設計院大樓頂樓天臺,房子是用鐵皮搭的一個6平方米的小棚子,一到夏天里面就像蒸籠,暴雨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跟我們在東北的家相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我第一次爬上9樓,看到這樣的生活條件,我十分不解。我問父親,您都40歲了,這么苦的條件為什么還要留在這里,我父親給了我一個十分有哲學意味的回答:"這里是夢開始的地方。"

              1993年來到深圳時,我剛大學畢業,正面臨工作選擇。我本科是師范學院中文專業,但由于對深圳的教育分配制度不了解,錯過了分配時間,只能進入其他行業。

              那個時候,市科技局剛好成立了5家事業單位,有無形資產評估事務所、市場辦、交流中心等,需要大量的工作人員。也許是天意,我選擇了從未聽說過的無形資產評估事務所,從此便與知識產權結下不解之緣。

              1993年成立的市無形資產評估事務所,和深圳許多創新型機構一樣,在全國開創了無形資產評估的先河,這是全國首家無形資產評估事務所。

              我懷著對無形資產的好奇心,正式踏入了知識產權大門。

              我見證了深圳知識產權從無到有、從有到優、從被動到主動、從區域化到全球化的歷史性轉變,親歷了深圳知識產權從跟跑、并跑到領跑的跨越式發展歷程。

              見證深圳知識產權工作發展蝶變

              我的工作經歷可以說,分為3個階段。在這3個階段里,我見證著深圳知識產權工作的蝶變。

              第一個階段是在市無形資產評估事務所的工作經歷。前面說到我是陰差陽錯進入到知識產權領域工作的,而在市無形資產評估事務所工作的6年時間里,我系統地學習了知識產權相關專業知識,也參與了許多知識產權的評估。許多還是全國知識產權評估的第一案,比如說"三九"商標評估創造了全國商標評估價最高的紀錄,在全國引起了轟動。我還參與了《無形資產評估導論》的編寫工作,在知識產權理論與實務上有了進一步提升。

              第二個階段是1999年到2005年的工作經歷。這期間,我先后參與第一屆中國國際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會的籌備后半階段工作和第二屆整屆的招組展工作。2000年,我又回到市知識產權事務中心任職,后又借調到市科技局法規處,對深圳科技創新和知識產權工作有了進一步認識,多崗位的歷練,拓寬了我的視野和思維。

              在高交會期間,我對深圳知識產權交易和許可有了深入的了解;市科技局法規處工作的4年,我進一步了解了深圳科技產業的發展以及法律規劃的制定。我也開始對深圳知識產權工作體系和發展方向進行了深度的思考。

              第三個階段是2005年到2021年的工作經歷。這期間,市科技局分出成立單獨建制的副局級的知識產權單位——市知識產權局,2007年升格為正局級單位,后來又經歷了2009年并入市場監管系統的大部制改革。在此期間,我當選為深圳知識產權專家庫專家,并參與深圳市"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十四五"知識產權發展規劃制定和實施以及國家知識產權示范市、國家知識產權強市、國家知識產權運營試點城市的建設等重點工作。

              ▲2021年3月23日,國家知識產權局局長申長雨(前排左二)在深圳調研。

              2007年,我擔任市知識產權局知識產權促進處副處長,先后分管企業知識產權管理、專項資金資助等工作,見證了深圳科技創新與知識產權同頻共振、相融并進的全過程,對知識產權引領和推動科技發展有了真切認識。

              2016年,我有幸被選調至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管理司掛職鍛煉1年,站在國家戰略的層面來思考和審視深圳知識產權工作,同時對全國各兄弟城市知識產權工作有了全面深入的了解。

              2019年,我被提拔調任中國(深圳)知識產權保護中心主任,到現在已經接近兩年。這一期間,我堅持以高標準、高水平打造國內一流保護中心為目標,致力于將深圳保護中心打造成全市知識產權綜合服務平臺、協同保護樞紐、多元運用載體、海外維權標桿和人才集聚高地。目前,深圳保護中心各項工作都走在全國前列,成為全國保護中心標桿。

              到現在,我從事知識產權工作已經有28年,不夸張地說,我的青春都奉獻給了深圳的知識產權事業。作為一名擁有28年從業經驗的知識產權人,我見證了深圳知識產權從無到有、從有到優、從被動到主動、從區域化到全球化的歷史性轉變,親歷了深圳知識產權從跟跑、并跑到領跑的跨越式發展歷程。

              ▲2020年4月27日,國家海外知識產權糾紛應對指導中心深圳分中心在前海掛牌。

              能夠從事知識產權工作,是我做的最正確的選擇?;仡欉@28年,我在知識產權領域的多個單位和部門工作,有幸參與了深圳知識產權行政管理體系的構建,也參與深圳市知識產權規劃綱要的起草,既是深圳知識產權示范市、強市建設的參與者,也是深圳企業知識產權工作體系建設的推動者。

              2004年,深圳成立獨立的市知識產權局,是全國第一個實現專利和版權管理職能"二合一"的知識產權局。當時,我們做了第一次全市知識產權摸底調研,情況令人震驚,當時我們全市擁有發明專利不到1000件,90%的企業連一件專利都沒有,整個社會對知識產權是什么都缺乏認知。

              當時,市知識產權局領導班子提出要制定全國第一部知識產權戰略綱要,即《深圳市知識產權十一五發展規劃》,我有幸參與了文件的起草。這部綱要領先全國10多年提出建設知識產權強市、實施知識產權戰略,這些先進理念一直沿用至今。

              屢屢創新助知識產權工作提質提效

              后來,我又陸續參與了深圳市"十二五""十三五""十四五"知識產權發展規劃的編制工作,參與了深圳知識產權一系列重要法規的制定和實施工作。每一部規劃可以說,都有創新之處。

              比如,深圳市知識產權十二五規劃是全國首部知識產權與標準化相結合的戰略綱要,提出實施知識產權與標準化戰略;深圳市知識產權十三五規劃明確將建設知識產權強市的目標上升為實施知識產權強市戰略,在全國率先提出"互聯網+知識產權"推進工程等重點任務;深圳市知識產權十四五規劃創新提出打造知識產權強國建設高地的目標,明確建設中國引領型高質量知識產權強市樣板,亞太知識產權創造和運營中心的戰略定位和目標。

              2007年市知識產權局從副局級升格為正局級單位,深圳的知識產權工作進入了快車道。我主要負責專利、版權管理工作,承擔深圳市專利獎評審、知識產權職稱評定、優勢企業評審職稱評定、專項資金管理等規章制定工作。我曾經參與制定的許多政策都取得了積極成效,直到現在,部分政策依然還在沿用。

              這一期間,我還參與申報國家知識產權示范市、國家知識產權強市、國家知識產權運營試點城市建設等工作,積極爭取國家層面資源下放,推動深圳知識產權在眾多領域先行示范,爭當標桿,助力深圳各項知識產權工作均走在全國前列。

              2019年,調任中國(深圳)知識產權保護中心主任后,我重點聚焦建設國內一流保護中心的目標,圍繞"一站式"協同保護平臺、海外糾紛應對指導深圳分中心、wipo技術與創新支持中心、人民調解委員會等平臺建設,推動深圳保護中心工作不斷邁上新臺階。

              2020年,我牽頭推動國家海外知識產權糾紛應對指導中心深圳分中心落地深圳,成為全國首批十家地方分中心之一,也是國家級、公益性海外維權援助綜合服務平臺。目前,依托該平臺,我們建立起了案件監測、應對指導、宣傳培訓、信息共享的"四位一體"全流程海外維權機制,累計已經監測了156件案件,一對一服務企業超過65家,成功為近10余家企業化解海外知識產權糾紛。

              越來越多的深圳高科技企業認識到知識產權的重要性,他們積極開展海外知識產權布局,嘗試構筑中國企業的知識產權"護城河"。

              為企業知識產權保護發聲

              去年在政協委員議事廳欄目,我提出"沒有知識產權保護的企業,就像是在裸奔",這不僅是當時的有感而發,也是我基于多年知識產權從業經歷得出來的結論。對企業而言,只有堅持技術研發和知識產權保護兩條腿走路,才能行穩致遠。

              以前,不少深圳企業在創業初期,不重視知識產權工作,在埋頭進行技術研發和產品開發的同時,忽視了知識產權布局和保護。這些企業在沒有做好知識產權儲備和科學應對策略的情況下,走向海外市場,在遭遇國外企業利用國際通行知識產權規則對其技術和產品進行精確打擊時,毫無還手之力,導致企業面臨巨額賠償甚至是存續危機。

              這種現象不止發生在小企業身上,很多大型企業甚至是行業龍頭企業也遇到過這種情況,類似案例屢見不鮮。

              近年來,西方國家不斷加強對中國企業,特別是高科技企業的打壓態勢。深圳作為對外開放先鋒城市和連接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樞紐城市,面臨的海外知識產權挑戰與日俱增。

              好在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在國際化的市場競爭中,深圳企業的知識產權工作正在有序發展。但由于研發起步晚、技術壁壘高、知識產權布局意識欠缺等原因,許多傳統產業的核心技術和專利仍掌握在歐美老牌企業手中,深圳企業每年仍需給歐美企業繳納大量專利許可費用。

              齊力構筑知識產權"護城河"

              所幸的是,越來越多的深圳高科技企業認識到知識產權的重要性,他們積極開展海外知識產權布局,嘗試構筑中國企業的知識產權"護城河"。

              深圳市委市政府也高度重視知識產權問題,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強化基礎研究和源頭創新,加快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統籌布局。近年來,深圳涌現了一大批引領全球的龍頭企業,在5G通信、醫療檢測、無人機等核心關鍵技術已經走在國際前列,具備相當高的行業話語權和主導權。

              去年,我在相關政協提案中提出建立海外知識產權維權基金的倡議,旨在凝聚企業海外維權合力,降低海外糾紛應對成本。目前,深圳相關部門、行業和企業正在積極推進該工作。

              此外,為鼓勵企業積極開展國內外知識產權布局、保護和綜合運用,滿足新形勢下的知識產權發展需要,深圳正在積極修訂《知識產權領域專項資金操作規程》,更加突出對知識產權轉化運營和公共服務的扶持力度,突出高質量發展的導向,更加突出對知識產權保護的全覆蓋,大大拓展了對知識產權保護能力提升的專項扶持計劃,預計年內出臺。

              從專利法誕生的1985年到2020年,深圳國內專利申請量增長了1.94萬倍,平均每天提交716件專利申請,而同期全國增長464倍,全球增長3.3倍。

              將續寫知識產權領域更多"春天的故事"

              深圳是一座有朝氣、有活力的創新城市,盡管已經歷經41年成長,但仍舊是一位擁有蓬勃的生命力、無限創造力的青年,我在這里生活、工作了近30年,伴隨著這座城市成長,對這片土地充滿了真摯的感情。

              近30年以來,我在深圳知識產權工作平臺上,多次參與了深圳知識產權發展的關鍵工作,為深圳產業發展的各類知識產權問題出謀劃策,幫助深圳企業建立知識產權競爭優勢,推動企業走上知識產權布局、維權、綜合運用的快車道,是深圳知識產權創造、保護、運用、管理、服務水平跨越式發展名副其實的見證者、參與者和建設者。對此,我深感榮幸和自豪。

              ▲宋洋參加2014年第十六屆高交會。

              對過去的最好致敬,就是書寫新的輝煌。我會一如既往投身、關注深圳知識產權事業,在中國(深圳)知識產權保護中心主任的崗位上,不改初心,不負韶華,持續奮斗,接力奔跑,為深圳知識產權事業再上新臺階做出新的更大貢獻。

              目前,深圳知識產權呈現出百舸爭流、生機盎然的蓬勃景象。1980年8月,深圳等經濟特區誕生。41年來,深圳實現從"加工貿易"到"深圳制造"、乃至"深圳創造"的飛躍。作為首個國家創新型城市,深圳堅持以知識產權引領產業創新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

              從專利法誕生的1985年到2020年,深圳國內專利申請量增長了1.94萬倍,平均每天提交716件專利申請,而同期全國增長464倍,全球增長3.3倍。年均增速遠超同期國內和全球平均水平。這個成績是十分不容易的!未來,我希望深圳知識產權在創造、保護、運用、管理、服務等方面深化改革、銳意創新、先行示范,成功邁向世界前列,實現與世界一流城市的并跑,甚至是領跑。

              我希望,越來越多的深圳企業熟知國際知識產權規則,憑借核心關鍵技術,邁向高科技產業鏈頂端,通過積極參與國際市場競爭、收取專利許可費等形式,實現知識產權價值最大化。

              我希望,深圳知識產權對科技創新引領和推動作用得到進一步釋放,在培育本土產業競爭優勢,實現科技自立自強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我希望,深圳知識產權能不斷書寫新的輝煌,在世界舞臺上展現舉世矚目的風采,奏響深圳新時代知識產權交響樂,不斷續寫更多知識產權領域"春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