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tv7ph"><big id="tv7ph"></big></track>
    <track id="tv7ph"><th id="tv7ph"><progress id="tv7ph"></progress></th></track>

        <track id="tv7ph"><big id="tv7ph"></big></track>

          <em id="tv7ph"><progress id="tv7ph"><progress id="tv7ph"></progress></progress></em>

          <noframes id="tv7ph"><big id="tv7ph"><progress id="tv7ph"></progress></big>

            <noframes id="tv7ph"><thead id="tv7ph"></thead>

              <noframes id="tv7ph"><progress id="tv7ph"><form id="tv7ph"></form></progress>

              深圳口述史|何景成:努力打造國內一流的科技園區

              來源:深圳晚報 發布時間:2021-09-06

              口述時間:2021年8月6日

              口述地點:科技園 ·金融基地1棟12樓

              何景成:1963年出生于湖南?,F任深圳科技工業園(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深圳市產業園區發展促進會會長。先后就職于深圳市委組織部、深業 (集團 )有限公司、深圳控股有限公司、深業泰富物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農科集團有限公司。

              何景成:努力打造國內一流的科技園區

              在過去的幾十年間,深圳科技工業園在深圳科技創新發展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不僅創造了巨大的經濟效益,也成為深圳乃至中國自主創新的發源地,并在一些領域實現了關鍵技術的突破。伴隨著深圳的發展,科技工業園也歷經蛻變,從最初成本驅動的工業區模式,逐漸實現整體產業升級,完善產業鏈配套,到如今迎來創新驅動,在強化全球創新資源鏈接的同時,發展成為創新型園區。我接手科技工業園,希望能用自己的綿薄之力延續其輝煌,努力打造成國內一流的科技園區,與城市共進,與時代共頻,繼續為科技創新產業貢獻力量,為創新企業點亮前進之路。

              來深圳前,家里人擔心我會水土不服,其實他們多慮了,我本就是南方人,對這里的氣候和環境很快就適應了。

              來到深圳  很有親切感

              我是湖南人,本科畢業后,我就考到中共中央黨校,主要研究鄧小平理論。

              1992年初,鄧小平先后視察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并發表重要談話,為中國大地帶來無限生機與活力,作為改革開放的"試驗場",深圳也成為眾多年輕人向往之地。

              正是那一年,我從黨校畢業,思索著前路的方向。南方談話讓我眼前一亮,也讓我清晰了自己的道路。于是,我決定奔赴深圳。

              ▲2020年7月拍攝的科技園 ·金融基地。

              來深圳前,家里人擔心我會水土不服,其實他們多慮了,我本就是南方人,對這里的氣候和環境很快就適應了。來深圳的湖南人很多,時不時就能碰到老鄉,很有親切感。

              但在工作上,我還是花了一段時間去適應。剛來深圳時,我在市委組織部工作。從學校到機關,工作節奏繁忙,不知如何將理論付諸實踐等難題接連而來,我變得手忙腳亂。好在市委組織部的領導與同事給了我無微不至的關心與幫助,加上工作內容比較切合自身的知識積累,漸漸地,我也"入鄉隨俗",適應了新節奏。

              從1993年初到2003年底,我一直在市委組織部工作。這11年的工作對我的職業生涯來講至關重要,不僅培養我的宏觀思維能力和組織協調能力,也為我之后的工作奠定了基礎。

              后來,根據組織安排,我被調去深業集團有限公司任人事部長。當時的深業設在香港,既是深圳市政府駐香港辦事處,又是一家經營外貿等業務的深圳駐港窗口企業,在開展對外聯絡、國際貿易及引進外資和技術等方面,為深圳市做出重要貢獻。因為工作原因,我接觸到許多香港企業,在跟他們打交道的同時,我也學習不少先進的企業治理理念和管理制度。

              2007年,組織將我調回深圳,給我新的工作安排。返深后,我先后在深業集團旗下的泰富物流集團和農科集團工作,前者3年,后者6年。

              在農科集團工作的6年間,我參與了"航天育種"工作。這項工作是讓農作物種子種苗通過飛船、衛星、空間站搭載到太空,利用太空空間環境中高能粒子輻射、微重力、高真空等綜合因素,使生物材料出現了某些地球上不能獲得的突變,回地面后再通過選育種技術,獲得具有優良性狀的品種。

              深圳農科集團于2004年開展航天育種研發,深圳是繼北京和上海之后第三個在餐桌上出現太空蔬菜的城市。這也是培育很多農作物新品種的一個途徑,在農業生產上發揮了很大作用,我相信,當技術成熟后,將為國家解決食品安全問題以及為人類探索宇宙奧秘提供產品支持,作出一定的貢獻。

              科技工業園伴隨深圳成長,在時代的浪潮中不斷壯大。

              我國內地的首個科技園區  誕生于深圳

              2016年底,我調任深圳科技工業園(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盡管在這之前的30年里,我沒有參與科技工業園的發展,但由于前期的工作性質,對于其建立過程,我還是略知一二。

              科技工業園的建立歸功于深圳市政府的遠見卓識。

              上世紀八十年代,世界上建立科學工業園區的國家屈指可數。此時我國只有臺灣地區建立了新竹科技園區。不同于歐美那些由民間自發力量創辦的科技園,它是由政府主辦建設的。新竹科學園區的誕生,帶動了中國臺灣地區經濟的蓬勃發展,這給深圳市委市政府帶來了一些啟發。

              ▲科技園老照片。

              ▲2020年7月在深南科苑立交拍攝的科苑路。

              同時,經過3年建設,深圳出現大量"三來一補"勞動密集型企業,雖然繁榮了經濟,但也帶來外來人口迅速增加、水電供應緊張、交通和通信跟不上發展需要的壓力。建設科技工業園,盡早發展高新技術產業,成為當時深圳經濟特區謀求發展突破的一條重要出路。于是,深圳市政府向中科院發出了尋求合作的信號:適應潮流,在深圳建一個知識技術密集的高新技術產業開發試驗基地。

              1985年,深圳科技工業園成立,成為我國內地第一個科技園區。

              與海外科學園區大都有數億美元開辦費相比,市政府與中科院各出1000萬元的創業資金,簡直是杯水車薪。然而,創業者們發揚艱苦奮斗的精神,勒緊褲腰帶,邊建設邊上項目。園區內廠房尚未建起來前,就在八卦嶺工業區租用廠房,籌辦了鄭園、華星兩公司,進行超硬材料和電腦軟盤驅動器的研制開發。1986年,首家廣東省高新技術企業——長園應用化學有限公司(現長園集團)在園區內成立,由此,數十家企業先后在園區內開辦,科技園步入滾動發展的良性循環。

              深圳科技工業園的成功運營很快"蔓延"至大江南北數十個城市,成為我國"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示范基地。北京、上海、武漢這些科技力量雄厚的大城市,派人來考察,園區規劃被一本本要走,深圳科技工業園也隨之成為高新產業發展繞不開的一個話題。

              從荒無人煙

              到高樓林立的科苑路

              雖然如今的科技工業園四周大廈鱗次櫛比,車輛絡繹不絕,十分繁華,但在36年前,選址還是一道頗費周折的難題。當時的深圳市工業發展委員會在方案中提議將科技園建設在梅林水庫一帶(當年稱為馬潟水庫),規劃部門卻有不同的意見,有人提出,"能不能在粵海門、深大一帶選址"。就是這樣一句不經意間脫口而出的話,讓曾經只是一片黃泥巴地的"小鄉村"成為現在寸土寸金的"中國硅谷"。

              追溯深圳這座城市的發展,高新科技推動了這座城市前進的步伐,深圳的產業轉型也是以深圳科技工業園為基點。從傳統制造業轉型為高科技新興工業,再到如日中天的互聯網產業,深圳與時俱進且富有創新思想。當然,深圳科技園的蒸蒸日上,離不開深圳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從深圳首任領導開始,科技工業園的發展就備受重視,無論是政策層面還是人才支持方面,都給予了極大的幫助。

              在發展過程中,科技工業園不是一步登天,而是經歷了層層破繭,主要經歷可以總結為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以成本驅動為主。改革開放初期,在中國對外開放和國際產業轉移背景下,科技工業園通過提供優惠的土地價格和廉價的勞動力,吸引大批企業入駐,如今廣為人知的華為就誕生于這個時期的科技工業園。同時,基于中科院高科技成果,科技工業園孵化了幾十家企業,成功將技術轉為實際應用。

              第二階段是生產鏈配套驅動為主。隨著整體產業升級,園區產業培育形成電子信息、新材料和生物工程制藥等產業集群,這也帶動了不少產業的上下游企業集聚,逐漸形成一套完善的供應鏈。

              第三階段主要為服務型驅動。此時我們已經形成了全方位的服務管理機制,以股東兼房東的雙重身份,全面投資產業園區開發、投資企業。在資源上,我們提供人才、研發、咨詢、培訓、技術、金融等服務,給予入駐企業全方位的支持。

              第四個階段是創新驅動。隨著中國經濟的整體轉型升級,新技術革命和創新全球化的大趨勢,科技工業園進入產業園區生態圈的創新模式。通過構建產業園區服務體系,集聚創新資源,強化全球創新資源鏈接,打造創新型園區,驅動園區企業集聚發展,形成了"大型企業開花結果,中小創新型企業遍地開花"的景象。

              在深圳改革開放的發展進程里,科技工業園為這座城市留下了它的印記,立下了汗馬功勞。如今的科技工業園已成為全國科技產業聚集效益最高、GDP增長最快的區域之一。

              在提升科技園品牌價值的同時,也將我們的產業資源和管理模式傳播到全國各地。

              向外拓展  將優秀經驗傳播到各地

              當我接手科技工業園時,它已經取得不俗的成績。園區已擴展到11平方公里,產值超萬億元。僅科技工業園本身先后投資、孵化近100家科技型企業,園區入駐企業數量超過300家,年生產總值超過800億元,稅收超100億元,管理資金規模超150億元,堪稱國內單位面積產值最高的科技園區,華為、長城電腦等名企更是從這里起飛。

              所以,如何在保持現在的基礎上繼續騰飛,是我上任之后面臨的問題。

              早在2007年,科技工業園就迎來了深港生產力基地,該基地是由香港生產力促進局(HKPC)與深圳市生產力促進中心共同組建的,以期推動深港的科研和產業合作。香港生產力促進局是統籌香港科研和產業化的部門,基礎的科研實力相當雄厚,但由于應用場景相對較小,產業化受到限制,深港生產基地則為高科技技術提供產業化應用的條件和渠道,同時也引進了人才。

              產業和城市的發展有其自身的規律性,產業外溢、擴散與產業發展相伴而生,是產業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結果和趨勢。在經過對現有資源和國家對產業政策的支持等各方面梳理和考察后,我們決定不再停留在"引進",要"向外擴展"。

              過去的深圳承載了傳統的制造業,現在的深圳更多地承擔了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探索與發展,在往產業微笑曲線的兩端走。就制造業而言,它的不同階段都需要一個實體空間去承載。

              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其他城市,我們在當地建立產業園區,與當地進行聯動,進行高端制造業的配套,互促共進,合作共贏。在大灣區以外的省市,包括浙江、江蘇、湖南、湖北,我們則與當地政府和大型機構進行聯合投資,在提升科技園品牌價值的同時,也將我們的產業資源和管理模式傳播到全國各地,為這些城市輸血造血,促進產業融合與城市群的發展。

              不斷完善積極創新

              作為中國內地第一家科技園區,創新已融入科技工業園的血液之中。

              在園區與自身的發展上,我們也不斷創新,利用"互聯網 +"與園區管理工作的深度融合,探索智慧管理新模式。我們開發研究出"深圳科技園" App,整合了全面的園區資源,園區入駐、擴租續租、物業報修等,快速解決實現了園區各項服務的移動智能化,提升園區服務的品質和效率,讓服務觸手可及,進一步打造國內一流的科技園區綜合開發運營商。

              但是在市場發展過程中,我們也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

              目前,成本上漲等問題,對人才吸引力、創新產業的生存和發展構成壓力。像去年疫情十分嚴峻的情況下,許多入駐的企業面臨經營困難和危機,于是我們給民營企業減租了三個月來支持他們渡過難關。

              2018年,我擔任深圳市產業園區發展促進會第二屆會長。近幾年來,我們在園區研討發展上做了大量的調研工作,從人才政策、土地政策、金融政策等各方面探討應該如何支持園區發展和園區企業的發展,這是目前值得解決的重大課題。我認為園促會有責任也有義務將深圳產業園區走過的道路和所得到的經驗教訓,進行總結提煉,為未來發展提供更多的參考和示范。

              ▲2007年11月,深圳市金融服務技術創新基地揭牌。

              肆在過去的幾十年間,科技工業園在深圳科技創新發展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科技工業園——

              自主創新的發源地

              不知不覺間,我來深圳已經近30個年頭,深圳對我來說不僅僅是事業開始的地方,更像是我的第二故鄉,我雖在湖南永州長大,卻在這里得到歷練成長。

              深圳就像一個夢工廠,它承載著每一個年輕人的夢想,"來了就是深圳人",這句話對于每一位待過深圳的人來說并不陌生。這是座移民城市,匯聚了五湖四海不同地區的血液,無論你從哪里來,它都給予你最溫暖的擁抱。也正是因為這些有志之士的到來,才建設了今天的深圳。

              在過去的幾十年間,科技工業園在深圳科技創新發展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不僅創造了巨大的經濟效益,也成為深圳乃至中國自主創新的發源地,并在一些領域實現了關鍵技術的突破。伴隨著深圳的發展,科技工業園也歷經蛻變,從最初成本驅動的工業區模式,逐漸實現整體產業升級,完善產業鏈配套,到如今迎來創新驅動,在強化全球創新資源鏈接的同時,發展成為創新型園區。我接手深圳科技工業園,希望能用自己的綿薄之力延續其輝煌,努力打造成國內一流的科技園區,與城市共進,與時代共頻,繼續為科技創新產業貢獻力量,為創新企業點亮前進之路。